查看更多

Rn

天马行空

被我的仙子当童话主角写 My pleasure 以及 漂亮😝

白言:

魔改了不知道哪一届创新作文的题目(。)
欠了美丽氡氡85676576572年的债,氡哥我提着头来还债啦(bushi)
再bb一遍,氡哥真好√
没带脑子写,写得有点乱(。)
@Rn 到底哪个是你大号啊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氡氡是在早上十点钟出的门,这时她看见一匹马在天上飞。
  当时她踩着双低帮帆布鞋,身上是卡通白T配热裤,一头短发烫得蓬松,虽有金属夹束缚仍桀骜不驯地展示着尖端的弧度。她拎起早些时候放在门口的垃圾袋,穿过光影斑驳的走廊鞋底敲击台阶哒哒百步下了楼。她把口袋扔入楼旁张着大口嗷嗷待哺的蓝皮垃圾箱,听它发出填饱肚子后满足的哐当声,然后她转身,抬头,那匹马就这样突兀地撞进她的眼里。今天天气是闷热雨季里罕有的晴天,空气中残存雨后灰尘泥土的味道,兴许还有这个季节限定的霉味,但都是清清淡淡不致引人不快。路边积水里沤着脱落的叶子,但树并不是光秃秃犹如扭曲鬼影——它们的叶子油亮干净,像被精灵族的巧匠一片一片细细上过蜡。天空被水洗得通透如镜,没有云朵,阳光温柔的倾泻在这座城,摩天大楼上亮晶晶的玻璃没造成光污染,噪音和尾气也没袭击这里,而那匹马就这样肆无忌惮地飞在天上 。
  它是白色的,但它不是聚合的水蒸气,它不是什么无机体,它纯白颈部有血管安静地跳,它的胸膛一鼓一鼓,它在呼吸,同时它的心脏把承载生命的液体泵到它躯体的每一端。它飞得平稳,却又不像卫星绕轨那样索然无味,它像是有自己的想法,谁也不知道它下一秒会飞到哪里——风不知道,阳光不知道,氡氡也不知道,所以氡氡跟着它走,她恍惚觉得它是要去水族馆的,但可能也不是,意识毕竟只是人脑的机能,它不见得能揣测非人生命体的想法,尽管它能干的事儿挺多——比如它能从氡氡看到的天蓝色玻璃圆顶知道她要到水族馆了,并由“水族馆”这一名词联想到氡氡一名长期造访此地的朋友,此时那位朋友正通过湛蓝玻璃窗朝氡氡挥手,它引导氡氡挥手回应,然后想起她们不知什么时候的闲谈,氡氡问她在众多打发时间的地点里为什么偏爱水族馆,她说她喜欢穹顶与蓝色。
  她说她喜欢天球模型,她说它看起来像是我们被一个完美的世界拥抱着,天不再是个看不穿摸不透的无底洞,而是变成了一个极富实感的曲面,日月星辰在穹幕上画着各种轨迹,蓬松绵软的云层把它填得充实饱满,而地上是奔跑的我们,我们仰头看金星凌日彗星袭月超新星爆炸,低头看险峰峻起百川向海九九归于一,尽管它是只是一个狭窄的半球,但它很完美,就像一个雪花玻璃球,外面看来只是小小一隅,里面的人却总是笑着的。
  她总喜欢说胡话,氡氡想,有一次她非要让我站在水族馆的海底玻璃走廊,我看着鱼群绕着我游出一个精致的圆,她兴奋地大喊大叫,抢过路人的相机要给我拍照,那时她说了什么来着?她说“你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”,然后是什么?“而你是使其完美的元素之一”。这话真有她的风格,含糊空洞只是听着漂亮,氡氡想,但与其同她就这事吵上一架,不如暂且信她一回吧。
  尖锐刹车声唤回了她的思维,司机带着焦急的呵斥声里溢出的是关切。她抬头发现马不知道去哪里了——不过无妨,毕竟她知道自己要去哪里。

评论(1)
热度(3)
  1. Rn白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被我的仙子当童话主角写 My pleasure 以及 漂亮😝
©Rn | Powered by LOFTER